蝇有三千

是虾虾。
什么东西都是乱写的,只会打call。

送给yo总

给yo总的贺文。
《飞鸟与鱼》pa!是想写后续剧情...。

——

  金在一次高潮后醒了过来。

  他像是断了呼吸的木偶一样躺在床上,汗水滑过被咬的青紫的脖颈,滴答在洁白的床单上。他的喘息在一次次挣扎中堙没,挂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照的他冷不启齿,照清他身上每一个毛孔、每一处皮囊。

  格瑞温柔极了,细细雕琢他不忍放手的艺术品,在他原本光洁的身体上点下他一个个的爱意。他不带欲望的亲吻了金的眼睛,仿佛亲吻了一片蔚蓝的天空,亲吻了天空中蓬松的云朵。

  格瑞抱着伤痕累累的他,进了浴室。

  是温水,抚摸过他的双颊,轻啄了他的舌尖,吸食了他的崩溃。水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,撒在身上就像姐姐曾经对他的保护,格瑞捏了捏他的小指,在他耳边低声问:“很累?眼睛都睁不开了。”

  “啊...”金仰头,水就洋洋洒洒的打在他脸上。

  格瑞帮他洗着身子,洗着身上的白浊,在碰到紫青的痕迹时他刻意放轻,似乎轻轻一碰金就会碎。 这真是笑话。格瑞反驳自己。金很坚强,从来不会因为这点小痛害怕。

  金则完完全全躺在格瑞身上,没有支撑点的肆意向后倾着。

  水真是太舒服了,他静静地想,就像他梦里的深海——

  可惜的是,这还不足以溺死他啊

——

  凯莉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 格瑞在和她通电话的时候金躲在门后,他听见格瑞冷静而不失威严的拒绝,他甚至能想到格瑞睫毛下那一双充满黑雾的紫瞳,不知道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什么让他如此不耐烦。

  “凯莉,金过得很好,他很忙,没有时间。”

  金微微一颤。

  “...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 
  “我劝你趁早结束你的妄想,在压榨人这方面,我很擅长。”

  格瑞挂了电话却没有立即回房,金猜凯莉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——比如格瑞的爱,和自己的情况。他心脏跳的有些惶恐,踉跄着步子跑回了房间,在太阳热情的照耀下倒在床上。

  他说不清自己的感受,他甚至有些期待,期待自己曾经的好友会做出什么举动。他想的太入迷,甚至没看见站在床边的格瑞。

  “发呆?”格瑞揉了把他的头发。

  “今天阳光真好,适合和朋友一起去踏青。”金翻过身来对他咧唇一笑,抓住他的手。“阳光、草地...”
 
  “我陪你去就够了。”格瑞还是轻轻的笑着。“你想什么时候去,我们就什么时候去。”

  “好啊!我们今天就出发吧!去我们最熟悉的公园吧,我可喜欢那儿了。”

  金说着撑起身子抱住了他的腰,然后狠狠往后一甩便跟格瑞一起倒在了床上。他翻起身抓住格瑞的腰,狠狠地挠起来。“嘿嘿嘿嘿——”

  格瑞试图躲过他的手,却被两边夹击不小心笑出了声,一边也伸手挠金。

  金放肆大笑,在这时将手伸进了格瑞大衣的包里,在一片混乱中取出了手机,往床单下一扔——

  “格瑞——”金喊到。“大笨蛋——”

——

  金说的没错,这个天气真的适合踏青。慵懒的躺在一堆美味零食之中,晒着充满希望的阳光,能闻到青草与露水的味道。格瑞找了个没人的好地儿,跟金躺在一起。

  “我一会儿就跑了,你怎么办呀?”金悠悠然的出声。格瑞牵住他的手,抬在唇边轻轻一啄。

  “只要你还在,你去哪儿我都能找到你。”

  金笑,与阳光同生的孩子笑起来也像阳光那样令人舒服,似乎与那被困在精心编织的金笼里的鸟儿完全不一样。他往格瑞身边蹭了蹭,然后倒头就睡。

  他怎么不知道,格瑞到底有多强大?

  他把凯莉约出来,只不过是抱着最微薄的希望,用这点小希望翘破牢笼。

  “咚!”

  金惊醒,他下意识望向身边的格瑞,发现他已经安然睡着,这完全是靠他小臂上的那一支催眠剂。凯莉拔出针管,将手伸向金。

  “没用的金,我来接你了。”凯莉声音很涩,就像嚼了枯叶,“过的这么狼狈——你已经被困了两年了。”

  已经两年了。

  时间总是喜欢在人大意的时候溜走,像是格瑞,他们已经“在一起”两年了。

  金站起身,回头看着格瑞放松的眉头,完全丢失了他平时的严肃,像个正常人一样熟睡——说什么呀,格瑞就是正常人啊。可就算这样的话,金自己也没有办法相信。

  金不想辜负格瑞为他编织的一切,可他好累。于是他要像啄破了金丝的鸟儿,勇敢的、勇敢的飞出去,于是他跨开步子走向凯莉——

  “别走。”

  这是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,其他的声音仿佛失了哑,在他无数次的崩溃下渐渐消音。他不敢回头,他不敢去望,他只得在炽热的阳光下奔向自由——

  深海啊,还能见到吗?

——

烂尾之作!!!唾弃自己!!!
剧情没有描写没有!不要看了!(看都看完了你说什么xd)
其实金还是有喜欢格瑞的(爱情方面),只不过要是我我也得崩溃xd。
真的烂尾了...我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会写...果然短的像段子一样的文才是我的爱...。

对不起yo总。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。

最后生日快乐!!!! @yoyo·开始收生贺啦·靡音

关于,so爸的贺文。
写了五篇,五篇都删了。

我...可能是中了贺文的毒。

要赶快赶出来,还有yo总的贺...。

《烟》

短篇。
☆这次真的是放飞自我了,写了想写的文风。
☆微车慎(根本没有!)
☆颓废金(?)极度ooc


  金不知什么时候爱上了香烟,爱上了它那被纯洁唾弃的味道,醉生梦死在白色混合物重叠的一次次梦境中畅游,每一口都带着迷人的窒息。与沉入冰海的人不同,他沉浸在沙漏掉下的缝隙中,拽紧那独有的记忆,还有紫罗兰散发的香味。

  众人都不曾觉得他变了,阳光灿烂如同往日生辉。

  他摁下打火机,黑暗中只有跳跃的火焰存在他指间,带来的强光肆虐他的双瞳。烟头落下点点灰斑,烫伤了他珍藏许久的记忆。

  那个人也奢烟上瘾,将还含着烟气的嘴唇堵住他的,反转舔舐,呛意与舌尖的火辣相合。他温柔的可怕,可怕到迷人。

  汗水相融,他的指尖抵住金的唇角,似有无的划下一道圆弧,延至喉结。金被那修长的手指牵引着走,异样与满足如期而至,他嗅到那股烟味低低的叫了人的名字,感受到那人轻轻的回应,心脏如花一般绽开。

  这样的一切,竟然只有烟能模拟出。

  他点燃一根香烟,放在了墓碑前,碑上贴着泛黄的照片,四角都有些缩卷。

  “格瑞。”金轻轻的喊,回应却散在风中。

——

看了太太的文其实不是很想发自己的烂文,但我不能忘了每日一更小短篇。

啊,冰冷的感觉,窒息。

两篇瑞金小小短文。

第一篇。


  那时金才八岁,肉肉的小手抓着格瑞的衣角,固执了神情不让他走。格瑞脾气不好,却对这样的小孩子很没有办法,他蹲了下来,问金为什么

  “因为我喜欢你呀。”金回答。他仰高那头柔软的金发,糯米白的幼牙整齐的合并在一起——有一个小缺口,似乎是刚掉了牙。
 
  格瑞无话可说。他迅速站了起来头也不转的往前走,心里想千万别回头。

  ——好吧,还是回头看看。
 
  那小金毛还站在原地,脑袋上扣着姐姐给他买的大帽子,他拉了拉帽檐,试图遮住自己的脸。不过在拉下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回头的格瑞,便立马抬起头来咧开嘴角,还大幅度的挥了挥手。

  格瑞叹气。

()


第二篇

  (作文pa,写着更像友情向xd)


  “格瑞使我见过的,最不爱笑的人。”

  金灵活的转了两转笔,在“我的好朋友格瑞”的标题下写了第一句话。他才动笔就断了笔源,目光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,看见纱帘遮住的窗外一片碧蓝,晴朗如被颜料浇洗过一般。

  然后思路就源源不断的来了。

  “格瑞大我好几岁,他什么也会,炒菜敢称是登格鲁市第一!他非常照顾我,会在我睡醒前将热乎乎的早饭放在餐桌上;会在我睁眼后将才晾干的校服甩在我床上;会用干毛巾仔细又轻巧的擦我湿哒哒的头发;会在我不舒服时冲药给我喝。”

  “如您所见,他是个非常温柔的人,因此很多可爱的女孩子都很喜欢他。但他真的不喜欢笑,随时都木着脸——说话也很精简,不会开玩笑。这样差不多也能看出,他是个冷静又厉害的人。他的成绩总是全校前三;小混混都不敢找练过武术的他的麻烦;他体力很好,可以背着我跑很远都不会累。真的很令我佩服!”

  “我除了姐姐,最喜欢的当然就是他了。他比任何人都关心我,比任何人都照护我,还经常为了我的成绩操心!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给全世界炫耀格瑞。”

  “以上,虽然他不爱笑,但这不妨碍他是个温柔的人。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——格瑞。”

  金放下笔后觉得异常满足,仔仔细细浏览了一遍,发现这篇作文有点题、顺承、前后呼应,如此之高深,满分不就来了么!他喜滋滋的跑去把作文给格瑞看,本来以为格瑞会夸他写得好,结果好友“唰”的一下将那篇作文纸撕了下来,冷不丁的只丢给他两个字——

  “重写。”

  啊——格瑞一点也不温柔。金抱着作文本恹恹的想。

————
放飞自我!!!!
 

随笔

纯粹是心里的话
 

  他明明是我的爱人。
 

  我是不是进了调色盘,竟然有点看不清自己。

  中指画画,好的发泄方式。

  阳光这种虚无的东西,你以为你走进去就是触碰了。结果阳光打在你身上,你只觉得冷。

  我喜欢金,喜欢他看不见的叛逆。

  我想要别人画画我,他们问我是画哪个我。

  我挺好骗的,只要一抓糖,我就会认为你是最好的人。
  不是因为我单纯,是因为糖。
  所以,你要是不给我糖...

  我喜欢讨好,我喜欢看他们夸张的谦虚和笑弯了的眼睛。

  只要我愿意,小小的谎言当然不会被人发现。

  我期待有一天自己会身败名裂。

  讨好的副作用就是这样的我。



  哦,我早已经身败名裂。

是的,正是在下

初兮陌棂:

是的,正是在下。

手癌B:

屮你们我的心好痛jpg.

大哥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小可怜jpg


凹凸苒:



是的,正是在下


七次瓜:



是的,正是在下


疯癫的阿终:



是的,正是在下


七:



吹B团的各位自取





《能给我打个电话吗?》

主动艾特椰汁 @椰汁

☆瑞金。

《能给我打个电话吗?》

☆假装有手机这个东东。


  “嗞...”

  “歪?歪?”

  “请问格瑞先生在吗?格瑞?歪——”

  昏暗中极亮的手机屏刺激眼睛,录音机频率不齐的抖着声音。白光打进格瑞的眼睛里,一片深邃便暴露在空气中,脆弱的像要一点就碎。他垂着头半阖眼睛,银发就挡住了一半视线。

  他也快忘记,这究竟是第几次听这个录音。

  “嗞,嗞...”

  “呼,既然格瑞不在,那我就畅所欲言咯。”

  录音的人有着一嗓子玻璃般清澈的声音。他似乎很紧张,咳了两声清嗓。

  “昨天,有人告诉我姐姐所在的某个星球,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真实的,但这是个好机会...不是嘛?”

  是啊,格瑞想

  “咳,你也很忙对不对,我知道你需要在这个星球停留一段时间,可我不行,我必须很快去找姐姐——是吧...好吧,我也觉得用这个借口说走就走太勉强了。那你要听仔细我下面的话哦。”

  格瑞抬起头望了眼被帘子遮住的窗户,透着点点日光——今天真是个好天气。

  “格瑞,你还记得前几个月,我因为淋雨生病了的事么?淋得我稀里糊涂的,还要你来照顾。你就特别特别生气,我都不敢看你眼睛,更别说跟你正面说些话了。于是我就悄悄拿出手机给你发了个短信——‘歪?能给我打电话吗?’。”

  “哈哈哈哈...是不是非常的傻!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,就想和你说会儿话。结果你真的很认真的打给了我,我们两面对面对着手机说了很多话。”

  格瑞当然记得,那晚的电话似乎链接了他们所有的细胞,一晚上都傻傻的坐在人对面却对着手机说话。

  “我说的什么我都快忘了耶...不过格瑞说的我都记得到!什么‘去草原看星轨’、‘在神像面前许愿’、‘到大山里去呼吸最新鲜的空气’,你从来没说过这么多的话。那一晚上我特别高兴,特别特别特别高兴,甚至听到后面自己都觉得感动。”

  笑意由眼角蔓延,格瑞似乎还能看到金闪亮亮的眼睛。

  “然后...那晚上后,我总觉得什么变了。”

  “你看。格瑞,金,格瑞,金。”

  “是不是...变了许多?就、就是因为这个,我才想去其他星球逛逛,我想去发现些新东西,填充一下我什么也没有的脑袋。”

  录音终止了一会儿,那边的人好像在沉默。

  “我真的很懦弱,我甚至不敢去直面这种变化——我要想些其他的东西,我不能光想着格瑞。可是就算这样子,只要看见你、听见你的声音,我就止不住我自己去想...”

  那声音渐渐染上了哭腔,轻轻揪着格瑞的心脏。

  “所以我要去逛一逛,我想让自己冷静冷静,因为格瑞我——”

  “真的真的——”

  “很喜欢——”


  “叮铃铃。”

  接受短信的提示音让格瑞回神,他适应了忽然的强光才点开手机,还没有浏览便发来了第二条、第三条。

  “歪?歪?”

  “是格瑞先生吗?格瑞?歪?”

  “我回来啦,在家门口,我觉得还是家里好,因为有你呀。”

  “姐姐没有找到,有点可惜。不过没关系 以后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星球的一起去找。”

  “对,是‘我们’。”

  “那...能给我打个电话吗?”

  时间过去的真的很快,快到格瑞扭开门锁时,金才关闭了手机。他有点愣愣的抬头,随即咧开了嘴角。

  阳光打在他金色如麦穗一般的短发上,微风徐徐,蔚蓝的瞳孔中藏着鎏霞。

  “歪?”他将手机举在耳边。

  “格瑞,是你吗?”

—end—

再次表白我椰。
↑写文的动力。

《养猫》

猫°

  喵。

  金将舒舒服服趴在自己肚子上的肥猫抱了下来,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睛呆滞的望向天花板,暂时卡机的脑袋斜靠在格瑞大腿上。他想张嘴说些什么,却又觉得喉咙干。

  “喝水。”格瑞托了一把金毛,目光却没有离开书。金毫不要脸的扳开他的手臂,往上蹭蹭顺势就倒人怀里了。

  “你说话的时候怎么不看着人,格瑞。”

  或许真的该喝水了,嗓子干哑干哑的。金卧在格瑞怀里想,却动也不动。他抬头,正对上垂下目光的格瑞,正好能看见那漩涡一般的涟紫色。

  他的心脏跃跃欲试。

  格瑞,你... 

  怎么了?

  “你...想不想养猫?”

  格瑞将挠着他脖子的一捋杂毛拨开,能看见金透着粉红的尖耳朵。

  “猫?”他反射性重复。“猫,不想养。”

  不知这句话怎么刺激到金了,他一下站起来弯下腰去将肥猫捞了起来,举在格瑞面前。“你看!凯莉家的小祖宗(凯莉原话)多可爱!撸一撸简直就不想停下!”

  “那是你。”格瑞侧脸躲开猫爪子,他将猫夺过来,差点没把它扔了。“我没有精力,也没有兴趣。”

  “我们可以一起养啊!两个人照顾一只猫猫,就不会很忙!”

  一起?格瑞将猫赶到一边后抬头望他,看见金毛灿烂的笑容,有种被噎住的感觉。

  “是啊...啊,啊——”金终于反应过来,没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“我跟格瑞又没有在一起住,根本没有办法一起养嘛——”

  他悻悻的将脸埋在了沙发里,似乎只有沙发才能治愈他手上的心灵。

  格瑞沉默了会儿,酝酿一下说出口:“你可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的。”

  “嗯...?嗯嗯嗯?!!”

  金吓得跳起来,瞪圆了眼睛看人。

  “当然,不来也可——”

  “格瑞!!!真的可以嘛!!”金狠狠蹭着格瑞胸口,激动的脸发红。

  “...不要忽然扑过来。”


  其实格瑞还是不想养猫,因为要养金已经够累了。

(格瑞:计划通。)

不算深夜六十分那个吧...因为跟猫把边太少u
放飞自我,完全爽文。

《秘密》

☆第一次参加,异常紧脏
☆大学pa
☆短小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

  金病了。

  格瑞打开金寝室的门时金正端坐在桌子前,面容严肃的盯着那碗中褐色的中药拨开一层层旋。他稍稍低头嗅了嗅那味道,又一脸悲痛的抬起了头。

  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。格瑞低着头看他说。

  “我没有...我就是...有点不喜欢。”

  格瑞才懒得揭穿他的逞强,他用略冷漠的神情看着金,吓得金话都不敢多说。

  讲讲吧,怎么把你胃弄成这样了。格瑞目不转睛,似乎要把金盯穿了。其实不用金解释,他也知道——金不知什么时候跟高年级的人混在了一起,几乎天天晚上跑出去撸串喝酒,他又不像别人那么耐喝,所以没过多久胃就吃喝出毛病了。

  这是金十多年来瞒格瑞瞒的最好的一次,要不是凯莉有意提醒,跟金不在一个寝室的格瑞到现在还不知道。
  金支吾了两声,以为格瑞真的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 “就是...食堂伙食辣...”

  “你从小吃辣长大。”

  “...我不好久没吃了么,对辣敏感了,嘿嘿——真的,格瑞你不要拿这种眼神看我,我没有骗你。”

  格瑞仍是目不转睛,背在背后的手指早已灵活的把糖果纸壳剥了下来。

  把药给我,我给你变个魔术。格瑞如是说。

  金疑惑的看着他,很听话的递了过去。

  格瑞将糖拽在手心,半握拳头状端着药碗,刻意瞟了眼窗外使金的目光也受到驱动移向窗外。格瑞将糖扔进去时没有一点声音,不知为何连涟漪也没有起,自然而然金没有发现。

  你对这碗药随便说一句话。格瑞将碗递在他嘴前,金的不解被他的目光硬生生吓得收了回去。

  变个魔术也这么严肃。金想着,随口对着碗喊:“苦苦飞走!”

  ...什么趣味。格瑞半勾嘴角望着人鼓着的腮帮子,将碗口接近他微张的嘴巴,稍稍倾斜了一个小角度,药也顺溜进了金的口中。

  “...!!!”金忽然被灌了药有些懵,下一秒被中药苦中带清甜的味道将思绪拉了回来。格瑞意料之内看见他惊喜的神情,看见他上翘的眉毛。

  “哇...格瑞,你太厉害了!!!”金端着又喝了口,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他。“真的没有那么苦了耶!你怎么做到的,教教我嘛!”

  格瑞拿纸巾擦掉金嘴角的药渣,然后面无表情的扔进垃圾桶。

  “秘密。”他说。


——

发生了一些事所以重置。
我这一个小时都写了什么辣鸡。
 

《拼图》


☆这是一个忘挖的百合坑的番外。
☆虚拟,献给那个独自守望的人。
☆难看注意☆

-
  嘿,亲爱的郭老师,你能看到那些星星吗?
  没有看到也没关系,这是时间的事,我不着急,你一定也不着急。
  没有关系,你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、一点点。
  差那一句张口便能听到的话。

-
  石妗昱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收到过一副拼图。那时她还是孩子心性,对这陌生的玩具喜欢的不得了,每每从收藏箱里拿出来便不舍得放回去,但挫劣的眼神实在不能将拼图一片片凑好。一直到了长大,她也没来得及去拼完整。
  她很少这么拼命的去喜欢一个东西、一件事、一个人,狠不得把一生的精力都投在上面的喜欢。
  她记得她喜欢那拼图的原因是因为那图上的星空,油笔添上的星线围成了一个爱心,就像她看着另一个人时的眼神那般柔和。
  “看!爱心!”幼小的她抓着原图跑到母亲身边,高高举了起来。“爱心!”
  母亲眉眼弯弯的,戳了戳她的脸。“那你拼好了,要送给谁呢?”
  这个问题,石妗昱没有回答她的妈妈。她知道,轮回的星空会跨过时间波浪给她一个最好的答案。
  这个答案出现在了她的十六岁。

-
  现在,石妗昱将最后一块拼图凑了上去。完整的爱心就这么显现了出来,携带了她三年的喜欢与疯狂,一并显现了出来。
  她没有记错,明天正式毕业。

-
  郭橙,一个普通的英语女教师。眼睛有神又明亮,时刻都是精神饱满的状态,严肃的纸壳一戳就能破,笑声就会如同暖阳般传过来。她时常发神,总是做出高深莫测的表情。
  石妗昱从来都不会明白她在想什么,她很想知道。最开始是因为她是她的学生,她觉得这个可以去探究。
  那只是最开始。
  爱恋堪比死神种下的花,一圈一转都像紧紧箍住了的心脏,却又在窒息时给予呼吸的空气,其中还会夹杂着香水的迷惑,逃离的心情被瓦解的一块不剩,似乎只有忠贞能代表心灵所向。
  石妗昱怀疑这是一个套。无论郭橙也好,拼图也罢,都是上帝玩弄人的招式,套着她一步步。
  为什么会心甘情愿?
  她回头打量这副拼图,眼里有了不同的色彩。

-
  “老师,我会想你的。”
  “哎哟...不要哭了,不害羞呀?”郭橙轻巧的绽开笑容,翘起的眼角里似有万般柔和。“莫要忘了我就好了,哭什么?”
  石妗昱也去跟着笑,她不止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美得不可方休,连滴答的眼泪也不愿意停下。她向来是个坚强的人,却往往因为一些离别而伤感。
  不仅是伤感了。石妗昱叹息。连着她磨砺了那么久的情感也随之飘走了,轻的还不如羽毛那般。或许只有她重视过。
  是时候了。
  石妗昱将那副拼图放在了她的桌上,曾经那张杂乱的办公桌,此刻早已经收拾的整齐有序,一个搬迁人的自觉性,竟然让她有些悲哀。
  她确认老师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可她还是抱着做贼的心理逃出了办公室,却又在楼梯口停了下来。
  这...算不算最后一次见到她?
  轮回的星空会跨过时间波浪,传给她正确的答案。
  可是,她早已泪浸衣衫。

-
  郭橙拆开拼图,就像当年她拆开男友的情书一样的快,可这一次她没有脸红。
  她想,她或许已经是个罪人。
 
-
  那拼图的中间,星线心脏的部位,缺了一片。

献给最可爱的暗恋者 @淮南夜无雪